热门搜索
About us

新闻资讯

公司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 新闻资讯 » 公司新闻

对话曾仁安

更新时间 :2015-05-26    浏览次数:11次

《鄂商》:在湖北乃至中国早期的汽车界,不知道“神箭”汽车的人很少,大家都很好奇,“神箭”不生产轿车的这十年都干什么去了?

曾仁安:其实我一直都没有停止我造车的脚步,只是这十年,我从台前走到了幕后。企业破产之后,我元气大伤,但我得生活呀,国家不让我生产小轿车,我就改做游览车。

早期汉口中山公园的机动游览车就是我做的,后来,时任当时武汉市市委书记的周济去中山公园视察时建议,能不能把机动游览车做成新能源电动车。从那开始,我就生产电动游览车。在此期间,我又回到了80年代的生存方式,以帮企业做电动游览车车壳加工为生。像去年进驻北京奥运会期间的两家电动游览车样车,都是找我帮助开发设计完成的。

《鄂商》:你认为自己以前之所以没成功的原因在哪里?

曾仁安:我现在回过头来看那些年,觉得我身上有个致命的软肋,即不会做营销和融资。包括我整个家族都是如此,只会埋头做技术,我儿子,我弟弟等对汽车产品开发设计有天赋,但这个世界空有一颗红心是不行的。我们很苦恼,黄陂科委几次来我公司让我写文件,申请项目资金,我都不知道从何下手。

还有就是自己当时太天真,以为国家政策它随时都可能会调整,只要我坚持把技术做好,总会一天会峰回路转,没意识到政策对企业的杀伤力有多严重。这都是导致我没做成功的原因。

《鄂商》:你怎么评价“吉利”等中国自主品牌轿车?

曾仁安:“吉利”比我幸运,李书福做汽车比我晚,他当时建生产线的时候还请我去给他做过指导。他能做到今天,除了江浙一带的政策比湖北灵活之外,还有最重要的是李的资金实力比我强,他做铝塑板起家,后转行摩托车行业,为他进军汽车行业积累了丰厚的资本。加上他当时生产的是两厢车,属小客车行列,与政策打了个擦边球。

其实在中国加入WTO之前,李一直都得不到国家的支持,做得也很艰难,就在他实在坚持不下去,准备改行做货车的时候,国家入选世贸组织,竟放开了政策,给他颁发了资质,这是我们做梦都想得到的事,却让他给得到了,有幸运的因素,最重要的还是在于坚持,执着。

《鄂商》:准备什么时候重出江湖?

曾仁安:我一直都在江湖,只是改了个名字,现为“科荣车业”。但我吸取以前的教训,这次是先拿到国家承认的资质再批量投产。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就在前几天,我生产电动游览车的认证资格国家已正式批复。我现在的任务就是全力开发好产品,物色好的经营人才与融资通道,把企业做好,做强。

不过,我现在也碰到了一个难题。我在上个世纪80年代末征的60亩生产用地,由于恰逢国家铁路编组站建设需要,被政府重新征收了回去。如今补偿回来的土地,政府却一直办不了相关手续,因此无法合法化,且没有平整到户。我现在用的生产场所是租的,是别人搁置不用的一间近12亩地的厂房,全年产量上满也只有1000台的产能。这成为我扩大产能、进一步拓展市场的最大瓶颈。

《鄂商》:为什么不重新启用“神箭”这个品牌?

曾仁安:当初企业破产后,这个商标就自动注销了,这么多年一直没有再去重新注册,但我一定会去重新把这个品牌注册回来,“神箭”归来指日可待。

我相信汽车界朋友们对我的形容:“老曾是一头睡着的老虎,一朝醒来,世人皆惊。”


点击关闭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