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About us

新闻资讯

公司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 新闻资讯 » 公司新闻

电动观光车电动巡逻车的领跑者(上)——访武汉科荣车业董事长曾仁安

更新时间 :2015-05-26    浏览次数:15次

坐在记者面前的武汉科荣车业董事长曾仁安,年近六旬,鬓角的白发清晰可见,前额上刻着几道岁月的留痕,头顶也开始“显山露水”了,但他身板仍然很结实,浓眉下一对细眯的眼睛时时射出锥子般精明、锐利的目光。他努力避免浓重的地方口音,说话时而低沉,时而激昂,时而平缓,时而急湍。随着他的叙述,记者仿佛跟着一条河流在万山丛中行进,眼前展现的是“直挂去帆奔沧海”的壮丽远景!

根深蒂固的“汽车情结”

据了解,曾仁安1952年出生于湖北黄陂,正当他求知欲很旺、上初中时就遇上了“文革”。

曾仁安说,我的“汽车情结”萌生得较早。1968年我已16岁了,读不成书,就跟着一位本家的叔叔到武汉来“混饭”吃。当时,主要是给一些想买汽车而又买不到车的大企业,如:武汉拖拉机厂,武汉玻璃仪器厂,武汉东风造纸厂等买一些发动机,前后桥,汽车底盘之类要件,再配装驾驶室、货厢等,就在这些工厂的现场“敲敲打打”——拼装成一部汽车。这在当时我国汽车生产尚起步的阶段,感觉很是“神秘”!更重要的是在那些年,我通过跟5、6个师傅一起拼装了十几台车,既萌生了对汽车的感情,又初步掌握了一些制造汽车的技术。

“文革”结束后,我国工业发展逐步启动。曾仁安接着说,那时武汉曾涌现了两个“汽车制造厂”:一个是生产货车的“武汉嘎斯”,另一个厂生产“长江吉普”车。这两个厂的产品当时在国内均有一定的影响。当时,我响应政府号召,与一批人回到了黄陂区长堰乡办了一个“车身厂”(后又称“农机厂”),用手工制作车身,尽管生产工艺比较落后,但那时车身供不应求,我们除了给吉普车厂提供车身配套外,另有一部分车身还供给了社会其他生产厂家。

随着邓小平南方视察,中国进入了改革开放。曾仁安说,我又把这些掌握了做车身技术的人组织起来,与一些汽车厂家进行技术协作和劳务加工(即承包工程)。作为总承包人,我率领了140多人在荆州第一机械厂,承包了该厂汽车生产这一块全部的业务;同时地处襄阳的三江集团也开始“”军转民,生产“万山牌”的面包车、“江北”牌的货车和“红阳”牌的农用车,我又安排了一百多人积极地与之合作,仍是做车身、车架,事业红红火火地开展起来了,我也从此被人称为“钣金大王”。就这样,我获得了第一桶金,有了原始积累。也就是从此时起,自己要独立建厂、生产汽车的梦想在心中“十月怀胎”了

百折不挠的痴心追求

据了解,1984年,在我国还是刚提倡向“万元户”迈进的时候,曾仁安已“财大气粗”地投下了13万元,在湖北黄陂的横店买下了5亩地,开始建厂创业了!曾仁安带着自嘲的口吻对记者说:“这在当时的中国,特别是汽车界尚属首例吧。”

建厂后,曾仁安与“武汉轻型汽车制造厂”和“孝感航天汽车厂”进行配套服务,主要还是生产车身、车架。“如果不折腾,日子倒也过得比较自在。”曾仁安回顾说。

问题就在于曾仁安有一颗自己要造汽车的“不安份”的心!此时,他感觉到经过多年摔打和积累,从给“武轻汽”做配套发展到协助其生产整车。武汉汽车大学(现武汉理工大学),隶属于“中汽贸公司”,“中汽贸公司”给了该大学一个可以生产汽车的资质,但又没有这个生产能力,于是,经过一段时间的恳谈,很快双方达成了“合作共赢”的协议。“我与汽车大学一批专家的联系和感情,就是从这时开始,一直延续到今天。”曾仁安如是说。

既有生产能力,又有生产资质,真是天随人愿,如虎添翼。曾仁安准备大干一番!可是,由于他们制造出来的产品都是“武轻汽”的车型,而且是同一种产品、同一个市场,长此以往,“武轻汽”方面必然会有不同的想法,于是,“武轻汽”逐渐封锁了对他们重点配件的提供,最后致使曾仁安干不成汽车了。从这里,曾仁安第一次默默尝到了一些干汽车的苦味。

在这种情况下,曾仁安带着几个得力助手进行了一段时间的市场考察。那时,中国汽车市场正进入到一个“突飞猛进”的阶段;特别是广大老百姓想买的廉价轿车,国内有些生产厂家采用微型面包车改制的家用轿车在市场上都是排着队抢购的。“装起四个轮子就是钱!”曾仁安精神大振,有信心要做“中国的福特。”也就是在这一年,他与几个志同道合者创建成立了“湖北神箭汽车有限公司”。1993年下半年,神箭公司就根据市场调研所得到的信息,与武汉汽车工业学院合作,于1993年底开发了3辆轿车,并于1994年的上半年进行了产品试验和量产准备工作,于当年7月2日对产品进行了鉴定认证。同时,决定立马投资建设生产流水线,计划年生产10000辆汽车。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就在曾仁安大展宏图准备批量生产将产品推向全国的时候,1994年6月,国家下发了“汽车产业政策”;其主要内容是:目前汽车生产厂商过多、过滥,要整顿压缩,实现规模化,曾仁安领头的神箭公司,被“当头一棒”,产品受到了限制,鉴定后的批文指令其只能在省内销售。

这还算留了点活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不但是曾仁安个人事业发展过程中的悲剧,而且是湖北汽车发展史上的一个遗憾了。1997年下半年,湖北省在武汉市内搞了一次大型华中地区的工业展示活动,神箭的产品和那时我国三大轿车基地之一的神龙汽车有限公司的富康轿车同台展示,当时亲临现场视察的一位主管工业的中央首长在看了展品后,对随行的省领导说:你们湖北还搞了一个“神箭”?是不是想让“神箭”射“神龙”?此言一出,如雷轰顶!

曾仁安说,随后不久,由当时的中国机械部汽车司下文到省政府汽车行业管理办公室,指令神箭公司立即停产,在线产品作省内销售处理。

看来这一下神箭再“没气”了吧?然而,曾仁安仍不“死心”,他上京去找当时的机械部张小虞部长,好说歹说说了一堆理由,张部长被他的诚意所打动,语重心长地对他说:无论如何你的轿车是不能生产了,要不放弃事业,进入东风公司。叫他去找一找时任东风公司总经理的苗圩。

据了解,在随后曾仁安去找东风公司的结果是,东风方面同意他领头去搞一个自主品牌“小王子”。然而,东风当时在“小王子”这个项目上已投资了2.5亿元(还不包括房地产),而且这个产品中途也停下来了。要将这把“火”重新燃起来,那得要“烧”多少钱呀!在这样巨大的投资面前,个体户曾仁安只好“望洋兴叹”了!

从东风公司扫兴而归后,曾仁安说:我真想死心不干了!然而,要干一番事业的火又烧得我寝食难安。当时我正处盛年呀,总想干点事,而且为了实现“汽车梦”,投资了那么多钱,不能说不干就不干,全打水漂了呀!

就在这种“欲罢不忍”的思想支撑下,2000年,曾仁安又“涉千山万水,经千辛万苦”,找到了西安秦川机械厂,发现他们有轿车资质,而且他们产品的型号、技术参数等与神箭公司的产品接近。经数次恳谈,双方终于签订了合作协议。但他们有一个要求:这就是产品不能异地投放,必须由西安投放市场。只要能做车,这一切,曾仁安全都答应了!回厂后,他和员工们日夜苦干,从开模到生产仅用了半年时间就完成了首批50台整车,准备运到西安投放市场,并举行隆重的开业仪式。

真是“人算不如天算”!曾仁安说,就在我们要举行开业仪式的前几天,国家有关部门又下文了,强调汽车生产必须与国际接轨,取消目录管理,实行产品论证公告;五座客车的排放必须达到欧I标准,化油器”配置的车,7月1日停止生产,9月1日停止上牌。曾仁安如数家珍地告诉记者:“2001年6月28日我从报上看到了公告,责令7月1日停产,而7月5日各企业才收到文件”。

造汽车接踵而至的碰壁和挫折,使曾仁安几乎到了“形同枯木,心如死灰”的地步。

点击关闭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