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About us

新闻资讯

公司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 新闻资讯 » 公司新闻

“武汉汽车狂人”风雨不熄造车梦

更新时间 :2015-05-26    浏览次数:24次

20年前,他造出中国首台民营自主品牌轿车“神箭”几经挫折,他携儿子转战电动车——

“武汉汽车狂人”    风雨不熄造车梦


图为:曾仁安、曾红刚父子俩站在自家工厂,踌躇满志 (记者邹斌摄)

□本报记者张艳

5月31日,在黄陂横店科荣车厂内,一台被美国商人称为“农夫车”的四轮电动车开下组装线。

这种电动车能在泥泞小路上跑,深受美国农场主欢迎。“一个美国商人预订了一百多辆,等样车通过美国认证后,今年秋天就能发货。”说到这里,科荣车业董事长曾仁安难掩兴奋。

曾仁安何许人也?20年前,他曾造出中国首台民营自主品牌轿车“神箭”,并打出“5万5圆您的轿车梦”广告,被业界称为“武汉汽车狂人”——连李书福都曾向他取经。如今,“神箭”虽已梦断,但“狂人”并未灰心。随着科荣电动车的启动,曾仁安说,他感到第三次造车机遇正在来临。

“狂人”往事

立志做中国的福特

造车却遭遇两次挫折

曾仁安真心热爱造车。15岁开始,他就跟随村里一位做汽车的亲戚做学徒。曾回忆,“那时主要做货运车装配,发动机是旧件改装的,拖箱由木头打造,而驾驶室则是木头上钉铁片。”

上世纪70年代,国家政策要求所有在外流动人员必须回原籍。回黄陂后,曾仁安将技术工人组织起来,成立了汽车钣金厂。那时,他手底下的工人就达到一百多人,曾为武汉拖拉机厂等多个知名企业做过汽车。

1984年,曾仁安在黄陂圈了一块地,办起了黄陂汽车车身厂。在曾仁安心里一直有一个梦,他希望自己做中国的福特,让中国家家户户都有轻型车。1994年,在曾仁安的工厂里,第一台经过反复打磨、贴有“神箭”标签的样车终于被开发出来。但此时,国家发布的第一个汽车产业政策规定:1995年底前,国家不再批准新的轿车、轻型车整车项目。“神箭”由此而丧失了生产资质。

彼时,神龙公司的“富康”汽车已开始上市。“神箭只售5万,而富康组件运到海关,成本就达14万。”但打出“5万5圆您的轿车梦”广告的“神箭”轿车,已然梦断。不愿放弃的曾仁安,折腾了一年多,找到了新的发展机会——当时西安秦川汽车厂生产一款名为福莱尔的轿车,与神箭车型十分相似。秦川汽车厂有国家目录资质,而曾仁安能生产,双方达成合作协议,每生产一台车曾仁安获得1500元报酬。

可就在曾仁安生产的50台样车,准备送到西安剪彩时,国家又一道“汽车令”出台——“化油器”5座轿车要停产,轿车发动机排放需达到欧Ⅰ标准。

曾仁安估算化油系统改造需要成本200万,而且会耽误一年多时间。除了这50台样车,当时冲压线上的上百台车报废。曾仁安用筋疲力尽形容这次失败,他也不得不从钟爱的汽车业中隐退。

时过境迁

曾向神箭取经的吉利

已不记得黄陂老师

神箭面世时,曾在市场上引起轰动,也引来现今吉利总裁李书福取经。“那时他从经营铝塑板起家,赚钱后开始生产摩托车,对轿车还一窍不通。”1997年,曾仁安在神箭车间接见李书福。考察完后,李邀请曾去自己厂里参观,曾如期赴约,还带去了一批工程技术人员。

在李书福的厂里,曾仁安与他第二次碰面。那时,李的工厂已有800名员工,16栋厂房的工业园同步开工,工地建设热火朝天,曾仁安参观时还被鹅卵石崴了脚。那一次参观,李书福吃苦耐劳的精神,及办实业的气魄与胆量,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

也是那次参观,曾仁安给李书福提了一个建议。当时李给产品定位为高端的公务用车,曾则建议他将产品改走大众路线。后来李听取了建议,购买了一台夏利车,进行了简单的设计改造。不曾想,吉利这款低价亲民的轿车,一炮而红。

相比前两次碰面,曾仁安与李书福的第三次见面,则是在神箭被迫关门后,这一次在曾仁安看来也略为尴尬。神箭关门后,曾仁安麾下的300多名员工流失殆尽,其中大部分员工去了李书福的企业。“那次是去李书福的厂里看员工。”在曾仁安心中,这些老员工与他的关系如同亲人一般,他也想看看他们的工作状况。在和老员工交谈中,曾仁安远远地看到李书福,老员工推搡他说,“你过去跟李老板打声招呼吧。”曾仁安心中有些惴惴,“他现在这大的老板,哪还能记得我?”

但最终,他还是走到了李书福的面前。果然,李书福早已想不起这个曾经的黄陂老师。“你曾经到我那里参观过。”曾仁安说,李书福这才恍然大悟。

此后,曾仁安再没有见过李书福。但让曾仁安记忆犹新的是,临走时,那些老员工曾拉着他的手对他说,“您赶快把神箭做起来吧,这样我们就能回来上班了。”

再赴征途

挥别汽车转战电动车

更加重视资本运作

5月31日,在位于黄陂横店的科荣电动车厂房内,摆满了功能迥异各式崭新电动车。曾仁安热情介绍,“这是可以载重4至5吨的货车,这个是社区配备的消防车。除了灭火,这个车平时还能浇花、洒水、巡逻。”

曾仁安认为,两次在汽车行业受挫,很大程度上是因为遭遇政策瓶颈,因而这次造车,他将目光放在了国家政策扶植的新能源上。

在生产自主品牌的电动车前,曾仁安曾与东风汽车有着长达8年的合作关系。2009年6月30日,曾仁安挥别东风,成立科荣电动车有限公司,与儿子携手创业。“科荣的名字是儿子起的。”曾仁安介绍,儿子曾红钢大学念的是机械专业,也算是专业对口,做汽车也是儿子的兴趣爱好。

公司成立之初,曾仁安规划,2010年生产电动车1500辆,3年内成为国内电动车市场的老大。然而,时间过去近4年,科荣制造的电动车,虽然成功地开入了世博会、园博会,但都是“为他人作嫁衣裳”,不能贴自己的品牌。其间,曾仁安也曾与合伙人在叙利亚投资办车厂,但工厂开工不久即遇上战乱,200万元投资打了水漂。

现在,科荣电动车的年产量仍在一千多台,“主要还是场地,现在横店的厂房只有30亩,没有达到100亩的规模,还无法实现批量生产。”曾仁安表示,虽然地早已批复,但尚未开始建设,现在他担忧的是资金问题,“100亩的工厂,手上至少得有3000万现金。”提及资金,曾仁安坦言,资本运作是自己的短板。

总结过往,曾仁安与曾红钢父子俩,决心今后在生产和市场下工夫。“过去,我们一直认为企业只要做好技术就可以,其实,市场、团队、资本运作都很重要。”

去年,胃部进行手术后的曾仁安将决策权交给儿子,自己退居二线当参谋,不过闲暇之余,他想得最多的,还是造车。

对话曾仁安:

回忆过去我没有遗憾

在曾仁安身上有一些矛盾,他渴望放手一搏,但面对机遇时缺乏气魄胆量。用曾仁安自己的话说,相比做企业家,他更是一个合格的技术人员。但无论如何,他屡挫屡战的执着精神值得人敬佩。

问:回忆过去的创业历程,您有什么遗憾吗?

答:我虽然遇到过很多机会,也创造了很多机会,却因自己的气魄与胆量,错失不少机会。

但事到如今,没有什么遗憾和抱怨的,需要改变的是自己驾驭事物的能力。而且,我的一生既经历了“原始生活”,又看到了现代化,过得非常充实。

问:你觉得你以前没有成功的原因在哪里?

答:经历这么多,我也总结过自己。当老板要有综合能力,不仅仅要有激情、懂技术,企业做大以后,还要有魄力、懂管理、懂社交,懂应酬。综合能力决定了你能驾驭多大的企业。我其实更适合做一个技术人员,有技术只是创业成功的必备技能之一,而非全部。

问:你如何看待电动车行业发展前景?

答:这是很多人看好的新能源产业,总体利润比较可观。我相信自己的眼光。对企业而言,目前人才是第一位的,现在,这或许是第三次腾飞的机会。

——专家点评——

“神箭”陨落有三大原因

武汉理工大学汽车学院副教授张运清,1992年便开始与曾仁安及其企业打交道,对神箭及曾仁安企业的发展轨迹十分了解。张运清表示,神箭在全国做汽车做得非常早,比吉利要早很长时间。但现在吉利发展得很好,而当时工厂具备一定规模、产品远销全国各地的神箭却不在了,十分可惜。

与外界对曾仁安缺乏胆量与气魄的评价不同,张运清认为曾仁安十分有头脑,而且,到现在对造汽车仍心怀梦想,非常难得。在张运清看来,神箭失败主要有三方面原因:一是缺乏政策支持;二是曾仁安自身资金能力有限,因为汽车行业是一个技术密集型,以及资金大进大出的行业;三是曾仁安家族式的企业管理模式和技术弱势。

张运清也指出:历史不容假设,总结过往是为了未来更好地发展,希望科荣电动车能走得更远。

(楚天金报 2013.6.3A04版报道)



点击关闭
在线客服